龚晓峰:新工业革命的核心是智能制造 - 课题研讨会 -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中国新供给50人论坛|民新指数
课题研讨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课题研讨会

龚晓峰:新工业革命的核心是智能制造
发布时间:2016-01-20 17:07:52作者:来源:浏览:打印
2016年1月19日,《2049:智能崛起》新书发布会暨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中长期发展战略研讨会在北京国家图书馆典籍博物馆五层文会堂召开。工信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龚晓峰主任发表演讲,“新工业革命的核心是智能制造”。以下为演讲实录。
    
龚晓峰:信息技术最大的价值不在它本身,而在渗透性、备战性、带动性,跟国民经济各行各业紧密结合起来。广宇没多久就到我办公室描绘他的蓝图,从他身上可以看到,中国梦不是口号,是可以实现的。我首先表示祝贺。
 
个人觉得这个题目出得很好,就是我们智能崛起,智能制造是关键的。为什么会有中国威胁论?很简单,就是1980年我们GDP总量只有日本的百分之二十七点几,去年是日本的2.15倍。1980年只有美国的10%多,现在是美国的57%左右。从量的角度我们已经是第二了。但是中国经济目前出了很多问题,过去的三驾马车不再提了,我们过去怎么增长起来的各位都知道,人口红利等等各种因素,招商引资、土地优惠,劳动力相对比较便宜,资源环境要求比较低。所以,我们增长模式、增长方式出了一些问题,导致全世界对我们的一些看法。去年我们在德国搞了一个活动,提问的时候说中国会不会崩溃?我说放心,说我们威胁我们没有威胁,说我们崩溃我们也不可能崩溃。很简单,问题就是机会,小问题小机会,大问题大机会,没问题没机会,解决中国经济面临的新问题意味着我们新的机会,也意味这你们的机会,经济全球化,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大家好才是真好。问题就是机会,差距就是潜力,落后就是市场,很多地方摆脱落后的过程就是培育市场的过程。我们不着急,主动的参与国际规则,主动的巧妙引领国际规则。
 
我们过去粗放型的,三期叠加,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期,政策消化期,新常态不是光中低速的问题,粗放型向集约型,从传统要素到创新要素增长。很多专家说我们要人口红利,要生二胎三胎,坦白说,美国是把人口红利、人才红利、创新红利这些结合起来的典型国家,将移民政策跟创新政策、人才政策结合起来,我们应该向他们学习。

供给侧改革非常好,需要优化供给,同时两句话,不能离开供给谈需求,也不能离开需求谈供给,应该同时讲细化需求,优化供给,这样才有可能找到合理的均衡点。为什么中央这么重视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工业革命?很简单,因为过去错失了科技革命。再好的技术,再新的技术一定要广泛应用才是好的。
 
第三次科技革命影响深远。那个时候大家知道美国和苏联互相竞争,中国那个时候也很难,但工业化是有精气神的,没有人不行,IT时代靠大脑和电脑,人工时代就是靠人,深化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要调动起来,不光技术创新,还有制度创新、管理创新等等,核心的要把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迎接这个时代,拥抱这个时代,这是关键。

中国泱泱大国只有一个屠呦呦是不够的,中国人的团队精神从这个角度表现出来还是需要反省一些东西。解释问题重要,解决问题更重要,中国搞信息化,实际上我们工业化刚刚走了一半,城镇化走了一半,同时面临信息化,所以,我们是顶层设计,我们中长期战略非常重要,我们的顶层设计规划很重要的。但是刚才说了懂战略的是少数人,智库非常好,但智库是有特征的,第一前瞻性,第二针对性,第三操作性,第四相对独立性,光跟踪是不行的,我们要针对中国目前的城市化、工业化的表现解决问题是关键。中国有的是机会,中国最大的国情是发展的不平衡性,需求的多层次性,不能搞成一个方案,要根据不同需求优化我们的东西。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将来智能制造,不管什么制造这是很重要的。

信息技术革命与互联网浪潮的关系,我们在过去读书的时候长坡理论,技术创新会引起经济变化,世界经济结构在调整,技术变革导致产品变革,产业的变革,新的产业起来这个时候是最痛苦的时候。体制内稳住老业务,培育新业务,新老业务互动发展,老业务没有死的时候就培育新的业务,时代必须让你不断的创新。创新一定是导致经济周期变化,产业结构的变化,包括人的素质的变化,重新洗牌,只有不断的抓住机会,不但的创新才能不断的适应这个时代。

从广宇1998年创业开始,这个周期还会有几十年。第三次工业革命划分怎么划分,按照传统来讲,我个人认为应该是第四次,前几次解放了我们的手和脚,这次是解放了我们大脑,是人工智能。信息时代两个东西最关键,最值钱,一个是软件一个是芯片,集成电路美国硅谷是印度和中国人组成的,集成电路是核心,操作系统是核心。互联网跟各行各业紧密结合起来,优化生产方式、管理方式、投资方式等等,特别中国的工业化刚走了一半,不能光在电商领域打转,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不能急躁,不能浮躁,不能烦恼,功到自然成。

过去我们讲IT搞计算机是辅助的概念,实际上就是融合的概念,我不太同意跨界的说法,是交叉融合更重要。这个融合是跟产品的生命周期全链条的融合,全产业,不是哪一块的,也不是互联网+,不是+互联网的概念,我认为是加减乘除乘的概念,发挥倍增效益,这才是我们智能时代智能制造应该发挥的作用。

产品个性化、制造服务化、过程虚拟化、组织分散化、制造资源云化也是这个时代的特征,从营销、服务、研发、制造,制造业服务化也是非常关键的,服务化不是光卖体力的服务化,是卖智力的服务化。将来我们不是体力相关的服务业,是跟智力相关的生产性、生活性的服务业,这是将来的方向。互联网金融已经21年了,互联网时代已经到了。

中国梦2049年达到什么程度,如果我们中国在高新技术领域,智能制造各个主要领域如果都像美国的GE和德国的西门子这样能够提出引领全球的新概念的时候,如果有一大批像华为这样的制造企业在全世界叫得响,是领导企业的时候,没有一批国际竞争的跨国公司,中国智能制造就没有崛起。所以,智能崛起指标很多,但是核心的标志中国企业崛起,中国有一批智能制造相关的跨国公司崛起。我们不是光以市场环技术,核心技术、关键技术,怎么处理自主创新和对外开放的关系,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引进、消化、创新,但是几乎没创新,我们起步晚,底子薄,跨越式发展就是加速积累,建议新形势下以市场换市场,以技术换技术,特别以市场育技术,符合规则的情况下把自己的企业扶大扶强。
工业时代、农业时代、信息时代、生产对象、生产工具、劳动力是有不同特征的。劳动者现在不是卖体力,卖智力的。传统经济学的理论有些延伸,有些不同的表现,信息技术整合创造智能工具,把这些要素整合在一起是非常重要的。智能手机就是照相机、录音机、监控器,人人都是记者,个个都是编辑,这个时代交叉融合很重要。所以,我们将来应该顺应这个时代的变化。

为什么说智能制造是我们新工业革命的核心,我个人认为发达国家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个话不知道能不能站住脚,我们的基础研究是很弱的,创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将来在研发领域,发达国家的东西我们要拿来主义要学习人家的,但是不是照搬,我们结合我们的国情要重新的进行开发利用。所以,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次贷危机之后他们政府做了什么事儿?通过立法,通过战略,通过计划,美国市场经济政府是不干预的,1933年以后不亚于他们,无非是干预的形式和方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智能制造不是我们过去加工贸易的做法,首先企业做起来,企业是主体。咱们现在知道市场是配置资源的重要因素,十八大提出来的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作用。德国我认为也是智能制造。德国人自己说我们为什么搞工业4.0,实际上上面有美国的压力,美国的核心技术基础研究比我们强,下面有中国的推力,中国在互联网应用这块比他们强,中国有13亿多人口,德国只有八千万人口,如果没有这么多网民,互联网的发展就要受到阻碍。所以,德国人不太服气。

智能制造不是口号,人家花了很大精力在研究,微笑曲线,现在往两边延伸。我们过去传统工业,服务部门跟用户接触比较多,现在移动互联网的特征使得生产要素各个相关部门都能以用户为中心优化供给,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所以,供给侧改革非常好。说白了就是优化供给,使企业的活力更大。过去减税也好,松绑也好,放松管制,无非这些东西。    

目前这几个BAT的巨头都非常好,但是缺一个在生产方式方面的创新,如果再有一个马云这样的人再把圈来的钱在智能制造领域花工夫研发,这就到了一个很好的。

不管什么制造,品质和品牌是两条生命线,坦白说中国崛起,中国走出去也好,如果品质品牌出问题了就当年我们的倒爷在俄罗斯一样的,到现在后患无穷,影响起中国企业。中国文明企业、文明国家、文明人,我们绿色崛起,和平崛起,这很重要。德国一开始就是像现在这样很牛的,一百多年前德国制造也是假冒伪劣的概念,后来做了很多工作,包括法律方面、知识产权方面、标准方面等等。另外,智能制造离不开日本的专业专注精神。专业专注精神,工匠精神、敬业精神做到了,我相信中国智能制造才有希望。这个时代是市场经济、法制经济、信用经济、诚信经济、契约经济,跟大家共享共勉的话,不管这个时代怎么变,有三个不变,遵纪守法铁率不变,真善美不变,靠真本事吃饭不变。谢谢各位!
分享到:0